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先生
  • 电话:0755-85293010-8006
  • 手机:1363265489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正文
香港报码室钱塘文化导师风采│张海龙 杭州无风月中国不文艺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11-18  浏览次数:

  诗人、影像评论家、纪录片策划人及撰稿人、“我们读诗”创始人,钱塘文化艺术导师。

  祖籍甘肃秦安,1973年出生,在兰州长大,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杭州,任杭州日报影视工作室主任。

  2012年至今,担任央视大型纪录片《自然的力量》总撰稿、纪录片《功夫少林》文学统筹;担任新疆建区六十周年17集成就纪录片《新疆是个好地方》总撰稿、16集人文纪录片《塔里木河》总撰稿;2014年12月,赴南极参与拍摄央视纪录片《疯狂摄影师》;2016年6月22日,大运河申遗成功两周年之际,以总策划兼总撰稿身份启动人文纪录片《国之大运》拍摄项目。

  曾有长篇随笔集《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由中国工人出版社于2007年出版;有世界杯随笔《绿茵水浒》由云南人民出版社于2002年出版;有诗摄影作品《生活在别处》参加第三届大理国际影展。

  纪录片围绕“运河与命运”两个主题词展开叙事,把影像之美以及“大河叙事”功能发挥到极致。创作背后有怎样的故事,又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新元素?《国之大运》总撰稿张海龙为大家解读。

  记者:6月22日,大运河申遗成功两周年之际,大型历史纪录片《国之大运》项目正式启动,让大运河这幅纵贯南北的历史画卷重新“活”了起来。作为纪录片总撰稿兼总策划,您前期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这部片子的整体风格是怎样的,有哪些独到之处?

  张海龙:本部纪录片由杭州日报影视工作室牵头策划,联手央视纪录频道丝路导演团队,历时一年多时间完成首期调研及脚本创作。计划在两年时间内完成全片的拍摄、剪辑及后期制作,力争在大运河申遗四周年之际播出。

  应该说我们的前期准备工作做了很多,首先是选题策划,众所周知,关于大运河的纪录片已经有过,但这条河依然未被说尽,我们始终努力在寻找新的视角。光是有关大运河的各类书籍,我们就收集了不下百册,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并撰写出最初的十二集大运河纪录片脚本。

  第一次,我们拿着这十二集将近十万字的纪录片脚本去和拱墅区谈合作,拱墅区委书记许明先生看后觉得非常好,他本身就是一位运河专家,自己都带队考察过好几回大运河。他认为,的确可以像我们这样换一种全新的思路和视角重看运河。关于运河的纪录片以前也有,但总觉得不过瘾总觉得没有说透。拱墅区作为大运河南端最重要的区域,理当为这样一部纪录片提供相应的支持。于是,拱墅区方面答应出资五百万元,杭报集团对等出资五百万元,按一千万元的资金规模拍摄这部纪录片。考虑到时间以及资金等诸多因素,本部纪录片按六集规模拍摄,名之为《国之大运》,每集时长50分钟。

  目前,我们计划8月份再做一次前期调研,重走一遍大运河,对沿岸的城市和故事进行进一步整理。接下来,还要按新的思路把脚本重新写好定稿。纪录片的拍摄讲究时间与空间的跨度,周期比较长,我们一定要按故事的形态去寻找适合镜头以及场景。另外由于这是历史类纪录片,因此其中有相当篇幅还需要还原。

  《国之大运》将把纪录片的影像之美以及“大河叙事”功能发挥到极致,构建“商业大片”标准的影像冲击力。我们将多角度展现绵延一千多公里的大运河,运用航拍、水下摄影、逐格摄影等多种方式,展现运河历史及运河两岸丰富壮美的自然人文景观。

  第一集《长河》,既是时间的长河,也是空间的长河。将从帝王的视角重新打量这条大运河。它是什么?它从哪里来,它要到哪里去?历代帝王们从何角度考量,才在大地上开凿了如此一条不可思议的大河?

  第二集《国脉》,它是国家的命脉,也是历史的命脉。从高官的视角,看看漕运、河运、盐运的价值。 运河以前有漕兵,运粮有专门的士兵,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运河是“统一之河”,它把中国的南北贯联在一起,对运河的管理是件十分复杂的事。我们在此做个有趣的解读,《国之大运》的“国”字,把它分解开看,中间三横是黄河、长江、淮河,这一竖就是运河。运河其实串联起了整个国家的命脉。为何杭州对于运河那么重要?当年运河起到的很大作用是把江南的财富运送到北京,江南的富庶对于国家的命脉其实是很重要的。

  第三集《财富》,物质的财富,也是流动的商业。从富商的视角感知大运河,看看这条河上的商业如何成形,看看这条河沿岸的生活如何富足。运河的沿岸城市如扬州、苏州、杭州等地如何形成,江南园林等一应中国生活方式从何而来?

  第四集《文渊》,文化的渊薮,也是文明的传递。从文人的视角重新书写大运河,看看大运河上都诞生了哪些杰作。四库全书、四大名著、徽班进京等全都与运河有关,这里面的故事可以呈现出中国人对文化的敬意。

  第五集《奇思》,从工匠的视角看大运河,看看历数代而成的伟大工程如何巧夺天工。比如,古代那些负重运输的船只如何爬上山坡?中国人怎样最早发明多级船闸技术?运河的落差共有500米,船沿河而上,一路提升500米,这是如何做到的?即令放在今天来看,这也是项非常了不起的工程。

  第六集《今天》,这是活着的运河,也是今天的延续。本集从对应视角重新观察大运河,看看在大国崛起的今天运河如何重焕异彩,看看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运河如何延伸。迄今,全世界申遗成功的七条大运河,只有中国的运河是还在使用的,它是活的世界遗产,我们又为这条大河做了些什么?

  《国之大运》一语双关,一方面是说这是中国的大运河,一方面也指这条河牵涉到国家命运。“一带一路”,大运河正好是其最重要的连接段,是国家战略中重要的一部分。遥想当年,江南的丝绸正是通过运河转到长安,再从长安走陆路到罗马。这部片子无形中接续了“一带一路”的概念。

  记者:您在许多报纸上开过专栏,既是诗人,又涉猎小说、随笔、评论、摄影和纪录片等多个领域,称得上是“全能型”人才。新媒体时代,我们常常强调记者的多元化发展,您觉得年轻记者具体可以从哪些方面下功夫,以便更快更好地实现转型?

  张海龙:所谓的“全能”,其实更应该归于“一专多能”,你看我表面上干了那么多事,可是说到底我还是个写字的人。那么多的热闹,那么多的全能,其实归根到底是应该把最擅长的一样事情做好。全媒体形势之下,媒体的表现形式很多,音频、视频、文字、影像,可终归不过是一种表达,对记者的要求不是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高。全媒体在我理解,并不是一个人把所有活都干了才叫全媒体,而是在这个全媒体传播体系里每个人都要把各自环节上的事做好做精,系统化了才是全媒体。

  就像我们拍纪录片,一个剧组下来得有上百人之多,我是写脚本的,还有总导演和分集导演,还有摄影指导和摄影师,还有录音、服装、化妆、道具、美术、场记、制片、音乐等多种角色分工,那种身兼多职的搞法通常都是不专业的草台班子,你说出去懂行的人立马就笑了。

  所以,你看,现在纪录片也好影视剧也好,因为专业化分工的加强,也因为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于是相应地对文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不管怎样,剧本是一剧之本,故事还是最重要的。我们说了那么多全媒体,但最关键的是能不能把所有媒体形式调度起来,讲好一个故事?你的目标在哪,是非常重要的。香港报码室。我曾经说过,Story讲不好就变Sorry了,故事讲不好就成事故了。用故事整合资源,用故事介入产业,这是我们影视工作室现在定的目标。虽然我们只有两个人,但我们用故事能够撬动的资源是巨大的。因为大家都很看好故事所能释放的能量,也就会相应地尊重故事所能带来的价值。这也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